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西幻+科幻]时光加冕 楔子

楔子

 

*本文文风欢脱且诡异,剧情正经而严肃,最终走向是HE,中途虐哭你们很可能……

 

 

[这个世界是神放出来的一个屁。

创造世界的神是个女孩,也是个疯子。

她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一个根本不值得信任的人。

就像亚瑟王把自己的妻子交给他亲爱的骑士一样。]

——来自李轩的日记本扉页

-

这是神谕纪的2874年5月12日,我们的主人公李轩的十四岁生日。

李轩今天运气不错,在集市上瞎逛了一天之后最终用5个铜索隆买了一大袋子浇上最好巧克力汁的不老林,用2个银泰格带走一捆分量不小、质量很高的魔药材料,最后用身上仅剩的1枚金克罗淘换来了一块钴蓝色的水晶。

天知道他在看到那块水晶的时候想到了什么——自己的母亲那温柔而深邃的明亮双眼,海底人鱼波浪般的梦幻卷发,阿德里嘉湖平滑如镜的湛蓝湖水,赫留尔多悠远的神秘苍穹……李轩的脸上露出了快活的微笑,用大拇指摩挲了两下这块水晶。他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拐了一个弯,向自由巷走去。

自由巷的113号旅馆是他这一年以来一直居住的地方,阴暗潮湿简陋破旧充满了奇奇怪怪的住客,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儿对李轩来说是天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和什么人交朋友就喝什么人交朋友,有辛西娅有卢克有伊波利托,他在最开始的那些日子甚至觉得自己的心情快乐的急剧膨胀到要炸开的程度。

李轩回过神推开了眼前破破烂烂的木门,对自己已经有些显旧的长袍用了个清洁咒,然后背着自己一天的收获进入了旅馆。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浆果和粘稠的蜂蜜酿在一起的酒味,成扎含苞欲放的白玫瑰未经修剪被扔在吧台上,粗砺芜杂的枝叶因失去了水分的滋养看起来像是蒙受了一层灰尘。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外层皮革被割坏而漏出棉花的沙发上坐着沉睡的少年,吊灯因失去了魔力的支持光线逐渐微弱衬的那少年有棱有角的脸庞带上一种温和的意味。

沙发上的少年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与他同行的精灵卢克,前几天他们去了一趟魇渊,把这个还没有成年的精灵小宝宝给吓坏了。即使身为人类的李轩也并不是不害怕,但是魇渊周围浓郁的黑暗元素对卢克这样亲近自然与光明的精灵,显而易见的,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以至于卢克最近有着闭眼就睡的疲倦。

李轩转身关上了木门,用自己的魔杖对着吊灯施加了一个光亮咒,然后摇醒了卢克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看见伊波利托了没有?还有,我出门前是让你看着点旅店来着,你怎么又睡着了?”

卢克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毫不在意的把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真的,李轩——我觉得你叫他杨博他或许会更乐意接受。要知道他可是最讨厌别人用他的西陆名字来叫他。”

“嘿,老伙计,说点正经的行吗?”李轩无奈的眨了眨他的双眼,“好吧,杨博他在哪儿?辛西娅呢?”

卢克还没来的及回答李轩的问题,就看见银发红眸的少年杨博从转角的楼梯走下来。他的步伐带着贵族的优雅,这使得他苍白到病态的脸庞和神经质的红眸也显得不那么重要——况且除了身上破烂的巫师袍,他看起来就像出自六国中魔法世家的贵族。

“找我?”他挑了挑眉,“顺便我听到有人叫我的西陆名字,还有辛西娅要去找个人明后天才能回来。”

“好吧朋友,你总是这么敏锐。我想给你看个东西……”李轩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就是,一块水晶,集市上淘来的。它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

杨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叹息,随即用一种吟咏咒语的强调接着说道:“就像你的母亲那温柔而深邃的明亮双眼,海底人鱼波浪般的梦幻卷发,阿德里嘉湖平滑如镜的湛蓝湖水,赫留尔多悠远的神秘苍穹……我说的对吗,亲爱的李—轩—傻—逼?”

“见鬼的你怎么会知道?”李轩大叫着蹦了起来,旁边的卢克不行的被打到了鼻梁,“杨博你等等我给卢克放个治愈咒——倒霉,我的魔杖被我放到哪儿去了——还有,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伊波……好吧别瞪着我,我是说,杨博,你怎么会知道我当时的想法?”

杨博抛弃了原本高贵优雅的伪装翻了个白眼,抽搐着嘴角说道:“李轩,动动你那被泷(shuang,一声)草浸液泡烂了的脑子,想想那本被你遗忘了快一年的来自你母亲的预言书,还有你今年的年龄——你今天已经十四岁了。如果我都说到这儿了你还不明白的话,原谅我会直接送你去见阿莱尔·怀特。”

“……你是说那本预言书?哦光明英雄啊,我的命运开始转动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至少在这一年里面我发誓从来没在那本破书上看到过一个字。另外我想那位光明英雄不会想在死了几万年后见到我这么一个后,呃,小巫师的,杨博。”李轩漫不经心的说着,迅速的从自己的巫师袍里摸出预言书哗啦啦的翻了起来:“哦,让我看看这上面是怎么写的……‘神谕纪2874年5月12日,李轩的十四岁生日,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异世的水晶带来深切思念——如同母亲那温柔而深邃的明亮双眼,海底人鱼波浪般的梦幻卷发,阿德里嘉湖平滑如镜的湛蓝湖水,赫留尔多悠远的神秘苍穹。’”

李轩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沉默尴尬。他站了一会儿,随即抿唇,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上了楼梯回到房间。

 

他并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来自西陆。即使西陆是他真正的故乡,即使西陆是有亲切的家人和孩提时代的朋友,即使西陆是他出生以来一直向往的地方,但他还是愿意在东陆与自己的母亲和成堆的书籍一起生活。

李轩的西方姓氏是怀特,是光明英雄阿莱尔·怀特的后代,但却有姓无名——他那来自西陆的父亲只赐予了他姓氏而没有赐予他姓名。但在一年前母亲刚去世自己刚开始游历的时候,他发现了母亲的遗物中这样的一本预言书。

书的封面上用西陆通用语写着:有关兰斯洛特·怀特的预言书。十四岁开始自己命运的英雄。

在查阅过怀特家的家谱之后,他终于确定这个兰斯洛特并不是指别人,而是自己——于是他有了一个他并不是那么喜欢的西陆姓名。

一年前这对李轩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在这一刻,李轩简直恨透了这本预言书——没有人愿意按照既定的命运走下去,李轩也不例外。

他在自己的床上打了几个滚,又静静的躺了一会,才起身抽出自己行囊中的日记本。李轩翻开日记本的第一页,默默的看了起来:


“神谕纪2873年5月18日

人类总是把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分为简单的好与坏,而把自己看成世界上唯一有脑子的复杂生命体,而实际上他们通常是最没有脑子的傻玩意儿。

 

现在我住在自由巷的113号旅馆,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充斥着奇奇怪怪的元素和生物的旅馆。隔壁的男孩就很奇怪,银发红眸的搭配总让我想起几千年前的那位魔王:巴尔·维克多(我当然背不下那长达23字的中间名),虽然他的头发是短的。

另:他说他应该见过我,但我可不记得我见过一个这样成天只会炸坩埚的疯狂男孩。

另另:我还挺喜欢他的个性的,虽然古怪了点。但是113本身就是疯子的聚集地,不是吗?

另另另: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日记本扉页那几行不知所云的诗歌的?我保证我没给他看过我的日记,事实上谁都没看过,包括我都是今天开始记这本日记的。”

 

“……

神谕纪2873年5月21日

三天的时间那个男孩就从个彬彬有礼的贵族变成了一个傻了吧唧的、眼里只看得见魔药的——神棍。实际上他貌似还发现了不少那个神棍的小秘密。

比如说血咒,魇渊什么的。

 

要知道,血咒这玩意儿从巴尔·维克多那个所谓的魔王从这世界上滚蛋以后就没了。所有相关书籍或法术都被他给施了来自东方的一个咒语——禁言止传。并且,那个该死的魔王把这条咒语改成了用西陆通用语也能成功实施的咒语。还好这只是不完美的咒语改造,用西方通用语实施的咒语甚至发挥不出来原来力量的十分之一。正是因此,萨摩菲尔德法院(Sonmerfield Count)的大多数审判长们十分喜欢使用这条咒语,用来使法庭肃静。

 

卢克今天抢了我从集市上买来的浆果糖,我讨厌他。“

 

纸张哗啦啦的被翻动着,停在了最后一页:

 

“……

神谕纪2874年5月11日

明天是我的生日。

祝我好运。”

 

李轩讽刺的笑了一下合上了日记本,他掏出了那块引起一切的蓝水晶掂了掂,握在手心有种微微发烫的感觉。

他在此摩挲了一下这块蓝水晶,却愣了一下。

这块水晶上面有刻痕。

明明之前没有。

他立刻对准光线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到了一行东陆通用语:

 

【李逸】你好?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在我的联系人里,但我想你也是个人工智能?

 

在他看完之后,字迹马上消失了。

李轩皱起了眉头瞪着没有丝毫痕迹的水晶。他将水晶放在木制桌面上,抽出魔杖,试探性的在水晶上刻下一行字。

 

我叫李轩,是个巫师。你是谁,人工智能又是什么?

 

在李轩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行字。

哦,那行字他妈的消失了。

 


评论(4)
热度(7)
  1. 神的垃圾堆肆而 转载了此文字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