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新春礼包第四弹/唐昊X你】爱上自己的哥哥是怎样的体验?

*狗血
*结局HE
*知乎体

爱上自己的哥哥是怎样的体验?

唐昊赛高,伪呼啸技术部部长

小学的时候他是小区里的孩子王,每天上学我总能享受到公主一样的待遇。一群小屁孩前呼后拥,送糖送水果送零食,背包也有人帮忙拿着,进校门的时候老师都见怪不怪的。
但是他特别皮,放学以后就去打架撒欢,我都偷偷帮他把作业写完,小学六年他一点也没发现,一直坚定不移的相信是自己前一天写的,只是忘了[笑哭]。他大我一年级,因为这个我小学一直没上预习班。后来上了初中就不行了,他拿一手字实在太丑,作业跟狗啃的一样,我实在学不了那手字就放弃了。
初中时爸妈放心了我俩独自在家就出去去外国浪了,我哥就给我做了两年的饭。他也老实了,放学之后就乖乖回家给我做饭,一开始连方便面都能煮糊,最后他都会给我烤芝士蛋糕了……当然,作为交换我在吃完晚饭之后要承包家务还要辅导他的功课。
对,没错,我辅导他。所以初中三年大大小小考试我一直在第一,从未被超越。我哥的成绩只能算是中上游吧,所以当时我最骄傲的事情就是辅导他考了一会年级第一。
为什么给我做了两年饭之后就不做了呢?
因为他开始打荣耀了(눈‸눈)
是不是有点幻灭,当时我受到的打击比这个还大,玻璃心分分钟碎一地。
最后我还是被赶鸭子上架开始给我哥做饭。现在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我太厉害了,放学一回家我就开火做饭,他在荣耀;做完饭吃完后我去做家务,他在荣耀;家务做完我去写作业,他依然在荣耀;写完作业后我去辅导他的作业,他终于关了荣耀但是明显心不在焉……我觉得我的手速就是那段时间锻炼出来的。
当时我整个人据我邻居家的姐姐说浑身都弥漫着一股憔悴的气息,有一天我哥良心发现了,结果以为我是失眠给我下了安眠药[再见]
第二天醒过来以后我躺在我床上,他在荣耀,得知他帮我和他请了一周的假。晚上要做饭的时候他拦住了我,说他继续承包家里的三餐,然后缓缓从背后抽出来一沓外卖单。
卧槽。
后来我爆发了,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把他镇压了。然后我荣耀了一天……最后他冲我得意卖萌撒娇,可怜巴巴的讨好我,洗碗的时候对我又亲又抱的,当时把持不住,心软了。
然后,然后我继续当我的老妈子,他继续荣耀。
[冷漠脸]
说个屁哥哥都对妹妹好,我哥就只会荣耀。
中考之后才知道我哥瞒着我联系上百花了,要去百花青训营。我挺郁闷,你说这件事有什么可瞒着的?还是我帮他订机票收拾行李跟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
最后去机场送他,他抱了我特别长时间。那时他已经高出我特别多了,他亲了一下我的脸颊,然后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你说你,哥哥不在了你怎么办啊。
我当时眼眶都红了,还是强撑着恶狠狠的说道:唐昊你赶紧给我滚蛋,没有我你才活不下去。

我那时候才意识到,我的哥哥长成了一个芝兰玉树翩翩风度的少年。
他的世界正在离我越来越远。
我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惶恐。
回到家我开了荣耀打jjc,一直打到双眼通红手腕酸痛指尖麻木,惊觉天黑的时候从电脑前起身眼前一片漆黑站立不稳倒在地上,我怔怔的流下了眼泪,最后演变成嚎啕大哭。
我不能去想,也不愿意去想我为什么要惶恐。
暑假我就泡在荣耀里,加了百花的公会。饭懒得做就拿他原来用的外卖单订餐,作息也不规律,每天只坚持记日记和给他发短信两件事。
有时在一片漆黑中关了电脑,就想起我哥,想他在百花怎么样,想他原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的事情,想着想着就自己坐在电脑桌前面睡着了。有一次窗户忘了关,第二天起来就觉得自己发烧了,也懒的去医院,就自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愣。
睡着之后梦见我哥,眼神严肃,对我说:你不可以喜欢我,你是我妹妹,我有女朋友了。
我吓醒了。有些事情是骗不过自己的。
当时三更半夜自己就哭起来了,想给他打电话想坐飞机飞到K市想马上见到他。最后打开电脑哭着帮工会里抢boss,看见了一个流氓在人群中,头顶标的是百花的公会名。
我听见他说话。
我知道那是唐昊,但我不敢开口。

开学前我把所有房间都收拾了一遍,然后在父母床头柜里找到了一张照片。我那时还是个婴儿,身后站着的夫妻不是我父母而是一对陌生人。
照片背后写着:20XX年,小小和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分离。
小小是我的小名。
我拿起了手机给远在国外的父母打了电话过去,我既想哭又想笑,一时间不知道我到底是希望这电话拨通还是拨不通,假若拨通我又该拿什么语气去问他们。
电话结束,我知道了,的确如我所料,那对夫妻是我的亲身父母,他们在一次飞机事故中丧生,而我现在的父母是养父母。
我大病一场,做了很多关于他的梦。醒来的时候床边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看着外面街道上川流不息,觉得我活的挺失败的,除了父母哥哥会记住我我几乎没有其他朋友,最要好的就是邻居家已经搬走的姐姐。
我和父母都没告诉唐昊这件事。
病好了,日子还是要继续过,我恢复了正常生活。回到学校平平淡淡的生活了两年多,临近高考的时候居然有挺多人对我表白。我想我两年都等过来了,再等几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拒绝了。
和他联系仍然是照常,但是我向学校申请了住校刻意回避他不见。偶尔周末回家能看见他留给我的字条,贴在冰箱上,我都小心翼翼的夹在日记本里保留至今。
高考完他会N市转会到呼啸,那天我拿到了想考的大学的通知书,然后就接到他的电话让我去机场接机。他的笑声伴随着刺啦刺啦的电流音传到我的耳边,我觉得天真蓝,云真好看,阳光真明媚,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见到他,他抱了我满怀,下巴搁在我肩膀上有点硌得慌。他依旧和两年前一样帅,但是更瘦了,更高了,眉眼愈发英挺起来。我当时在他怀里想,喜欢他就喜欢他吧,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时间磨平了一切,恐惧,担忧,疼痛,患得患失,都被磨得烟消云散。
我接受了这个事实,回到家里,我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冲他笑的眉眼弯弯,说:欢迎回家。
晚饭是他做的,他三年多没做饭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过了一会我实在看不下去就过去帮忙打下手。
吃饭时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他笑着说小小好乖。
我在心里说,我一点不乖,我不谈恋爱是因为我喜欢你。
他又问我将来想干什么。我轻描淡写地说:我不是喜欢计算机吗?你不是去呼啸吗?我打算在你们呼啸混,混到成为你们技术部部长。
一顿晚饭下来,我还是什么都没告诉他。
那是我最后一次一次睁着眼睛看见他。
那天晚上他吃完饭要去呼啸签约,他走了没多长时间N市下去了很大的雨。
我出去给他送伞。

对不起,写不下去了。
我至今无法忘记她倒在血泊里的样子,雨水打在她的身上,那时一道闪电撕裂天空照在她惨白的脸上。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她一身血污的被抬上了车,我坐在她旁边紧紧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
她冲我虚弱的微笑,我忍住眼泪说你别笑了,你都这样了还笑呢。
我说你不是要当呼啸技术部的部长吗,我还等着呢。
我说小小你别死,我喜欢你。
我看到刹那间她瞪大了双眼,一时全身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喜悦和光彩,像是回光返照。随后她的喉咙里发出破风向一样的喘息,开始剧烈的咳嗽,然后轻轻闭上了双眼,表情是那样安详。
我终究没能听到她的回答。
我今天才在家里翻到了她的日记本,我抱着一束玫瑰去医院病房看她,一遍又一遍的对她说我喜欢她,可她似乎不愿醒来。
是这个世界对她太温柔又太残酷,她太累了累到想好好睡一睡。
我一直知道她不是我的妹妹,一直等待着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我喜欢她。
我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
可惜没有然后了。
—————二更—————
她醒了。
—————三更—————
谢谢大家的评论与支持,我们订婚了。
我回来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用世邀赛的冠军戒指跟她求的婚[呲牙],她整个人都懵了,还以为当时听到的是她的幻觉呢[偷笑]。
父母很支持,大家不用担心父母的问题,我们家家风还是挺开放的。
我其实从小到大一直在用哥哥的身份占她便宜,这个账号也是她的……
她已经重返大学校园啦,我相信这个账号的介绍上面的那个“伪”字一定会去掉的!

评论(9)
热度(72)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