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新春礼包第五弹/唐昊X你】琐记(知乎体番外)

*一些小事
*知乎体唐昊番外


是幻觉吗?
焦急的脸庞,亮得刺眼的白炽灯,摇晃着的输液瓶,为什么你临死的那一刻听到了那个人的表白。
是幻觉吧。
让我在看一眼他,你在心中这样想到,然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你终于,终于要向他,向这人世间告别了吗?
像是被人缓慢而坚定的按入了水中渐渐沉溺,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慢慢的不得呼吸,像是灵魂在混沌中被撕裂开一道口子。
你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世界一片黑暗。

你没想到自己竟然没死。
醒来是两年后,躺在床上的你不太相信的按下了护士铃,随后来查房的护士长看到你醒来懵懂的样子喜极而泣。
唐昊立刻从呼啸赶了过来,他意气风发一身挺拔西装手捧一束开的正好的玫瑰,红的妖艳白的纯洁。削着苹果的你听到他的脚步声心中一池春水早已泛起波澜,面上却淡淡并不抬头,只道一声:“你来了。”
他不在意,笑的璀璨耀眼:“小小,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那一刻你毕生难忘。
像是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慢动作,你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心跳怦然加快,手中的水果刀不受控制的脱离了你的右手坠落到地面,窗外的蝉鸣声被无限放大拉长,而你眼前是笑意盈盈手捧鲜花和戒指的唐昊。
你在那一刻明白了,你真的溺死在这段感情里无可救药了。

订婚之后你们照常生活,从医院回到家中你发现家里多添了几分温馨浪漫,你问他是否两年以来都回这里住,他皱着眉头轻描淡写地说:“你怎么还是那么聪明。”
你笑了起来,他温柔的环住你的腰对着你的嘴唇亲了上去。
以前你以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你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有些事会变的。*

养了两三年你的身体终于摆脱了车祸留下的后遗症,你也跳级在大学申请提前毕业。毕业那天晚上他开车来接你。车里播的音乐是唐昊提前下载好的京剧,你也纳闷他什么时候转了性子爱上听这些咿咿呀呀的戏了。
直到听到那一句戏词你才明白他的用意。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 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你在之前他求婚的时候都没有流下眼泪,此刻却是再也忍不住像是开了闸门一样落了下来。
“忍了两年,你不苦吗?”你问他。
“不苦,你不也是吗?”他神色平静。
“我挺苦的啊,我觉得你也应该等等挺苦的。”你答道。
“你生的那般好看,身负如此才华,拥有这样命运,怎么能不苦呢?”
你沉默了很久,说:“我们结婚吧,唐昊。”
唐昊转过来头,笑的好像狐狸一样狡猾:“恰好我也有此意。”

结婚那天晚上唐昊在床上把你给就地正法了。你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后背上抓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他亲吻你占有你,抓住你的双手与你十指紧扣美好的像是一场梦。
事后你偏着头看他,他也偏过头来看你。
他说我怎么那么爱你。
也许没有那场车祸你们也会在一起,但那样的爱情怎会这样成熟深刻。





*引自电影《东邪西毒》

评论(1)
热度(28)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