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殊琰】向死而生

*BE预警,BUG有
*一场误会,一次等待,一个人



01
春深日暖。
这已经是梅长苏走后的第五个年头了,原来的太子早就变成了今日威严的圣上。
萧景琰手中握着一只朱笔看向了窗外,窗外那一树一树的桃花开的正是灿烂,从窗口这里远远望去竟像是泛起一片粉色的海洋。
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却是无心再阅自己手中的奏折。前些日子一场小雨让如今圣上染上了一场风寒,萧景琰本以为自己会好的很快,谁知道他一烧竟是烧了三天,如今还身体还有些虚软。现下他倒是想看这几日堆积下来的奏折了,可头实在痛的厉害,也只好放下奏折怔怔的看着外面出神。
病中恍恍惚惚时自己似乎哭了一场,随后便是无边无际的昏睡,有时觉得自己醒来了,却只能模模糊糊听到外面的人说着什么。
有一次他努力分辨,才听出来是太后的声音,她带着哭腔说道:“小殊已经去了五年了,我这儿子的心病却一直没好。”
原来都五年了,他想着。
转念却是想到,怎么可能没有心病。
靖王之于梅长苏不是全部,然,林殊之于萧景琰却是举世无双独一无二,失去了便再没有了。

02
隔了两天他又烧了起来,此次极为凶险,太医院的医生急的团团转,庭生跟小孩子一样趴在萧景琰床前哭了一场。萧景琰冲他淡淡笑,说:“庭生你怎么还是跟小孩子一样啊。”
五年来,萧景琰瘦的形销骨立,愈发显得这场病几乎像是要了他半条命。
蔺晨赶过来的时候,萧景琰这场大病已经好了大半。他未束及踝的长发,斜倚在榻上批阅奏折,大红的里衣愈发衬的他面色苍白嘴唇发青,竟有些像当年缠绵病榻的梅长苏。
把完脉,蔺晨竟是无话可说。
“你怎么在五年里吧自己糟蹋成这个样子的?”蔺晨实在不忍心看他形容消瘦,便问了这样一句。
“无他,心病而已,”萧景琰扬起了一个笑容,看向春意正浓的窗外,“也不知我可还能看见今年冬日的梅花,去年冬天我命宫人在宫里种了不少梅树来着。”
“你一心求死,我也不好拦着。”
“蔺少阁主,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至少等到庭生长大,至少等到国富民安,至少让我再在这世间多待几日,让我再想念想念我的小殊,看一看原来的靖王府,让他知道他所愿的一切我都替他实现了,我才会阂上眼睛。”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这天下已经河清海晏了。”蔺晨一语道破,却也未多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

03
太后来看的时候萧景琰披着披风赤着脚正听庭生汇报朝廷事务,看见太后来了忙站起身来,眼前却是一时有些发黑,他勉强才站住。
“景琰,你这是叫我如何是好!”太后气的竟是有些发抖,“五年了,你就不能放一放小殊!他定也不愿看你这样子,你却不知道自己珍重!”
他慢悠悠的坐下,声音低沉凛冽,答非所问:“母妃,庭生,你们说,我要是死了的话,是不是就能见到小殊了。”
太后看向了庭生,后者不知所措的沉默着,于是再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十三年,两个谎言,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一个人,最后又变成了孤身一人。萧景琰终究是被林殊,被梅长苏折磨到了濒死的地步。
萧景琰还是靖王的时候,看着梅长苏在内心告诉自己:死亡这种事,总是得面对的,面对过几次就有勇气了,别总抻着林殊死过一次这件事情折磨自己。
现在他告诉自己:没关系,心都已经死了,再死一次,还有什么可怕的。

04
入了秋,萧景琰的病情一日比一日重,有一天上早朝居然咳出一大口黑血昏迷了过去。
蔺晨扎针给他吊命,他终于幽幽转醒,醒来第一句话便是:“今日早朝无大碍吧?”
“滚一边去,知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了!你啊,和当初的梅长苏一样!”
话说出口两人都是愣了。蔺晨小心翼翼的偏过头去看萧景琰的神色,谁知他竟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宫里很久没人敢跟我提他了,我着实想念的很。”
“这大千世界有一种人像我,明知道有些东西是诱惑,是终其一生求而不得的宝物,却总是奢求被旁人施舍。这些人不懂放手,为了追寻这些宝物一次次改变自己,却落得一场空。”
“梅长苏是另一种人,你若来便来,我喜你的阳光喜你的愉悦喜你的温暖人心,但你若走便走了,他不会挽留。他只会等待你下一次到来。也许他等不到了,但他得到过,便无所畏惧。”
“可是他不畏惧,我却厌倦了。”
“蔺少阁主,对不住让你这么费劲心思保住我这条命了。”
“——我怕是看不到这个冬天的梅花了。”

05
梅长苏风雪迢迢一路踏雪疾驰而来,来的时候金陵红梅开的正好。临进宫前他折了一支香气幽冷的梅插在胸襟处,心中欢喜的想着萧景琰看到时的反应。
到了宫门前,却听见二十七声钟响。
举国大恸。

06
“这盛世,如你所愿。”
只是没了你,盛世还有何用。

评论(11)
热度(71)
  1. give-me-love肆而 转载了此文字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