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厨师AU】我曾尝过的(上)

*全程撒糖…?厨师AU
*算是512粉福利吧


01 牛肉面、榛子酥

萧景琰今个儿招待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那客人戴一副眼镜,生着极好的模样,拿着筷子的手修长苍白,身上穿着的是与萧景琰这街角小店格格不入的挺拔西装。
客人叫梅长苏。

萧景琰实在闲的发慌,便拄着手臂托着下巴看梅长苏吃面。这面自然是小店里唯一的师傅萧景琰做的,因为是萧景琰一人守着店,也是亲自由他给梅长苏端上餐桌的。汤面澄亮,香菜青翠,辣椒红艳,配上筋道的抻面和炖了几个小时、烂熟入味的牛肉,看上去便令人食指大动。
梅长苏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中,满足的眯起了眼睛:属于牛筋的部分几乎是入口即化,口感软糯的简直不像话。属于牛肉的部分,肥瘦把握在了微妙的刚刚好,牛肉的香醇厚重被激发的无以复加。
还是十二年前少年萧景琰琢磨出来的配料和做法,味道自然也是熟悉的味道。

他吃的很香,最后连一滴汤也没有剩下。面汤对他来说还有点烫,但是梅长苏却很是享受着骨汤滚过舌尖带来微微酥麻的快感。一碗汤下去,在外头冻了半天的梅长苏浑身都热乎了,连心里也跟被熨烫过似的妥帖下来,方才在店门口犹豫是否要进来的惶惶不安消失的无影无踪。
坐在餐桌前的梅长苏斟酌了一下,弯了自己的眉眼,朝着柜台上的萧景琰笑的疏朗清俊温润如玉。
萧景琰一时被他这笑容晃了眼,怔怔看着梅长苏苍白的薄唇张张合合,吐出几个似是而非的字眼。
“这味道,我曾尝过的。”

“哦?不知道此话怎讲。”萧景琰一下子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看着孤零零坐在餐桌前的梅长苏。
梅长苏撂下了筷子,有些怀念的看着着餐桌上带着缺口的白瓷汤碗。他面上带着笑容,语气却是寡淡:“面条是抻出来的,极其筋道,从开水里烫熟后过了凉水再放了骨汤,毫不粘牙口感绝佳。辣椒红艳纯正不必多说,最妙的是这配的牛肉,牛筋入口即化,肥瘦适宜,唇齿留香,至少在锅里熬了五个小时才能这样酥烂入味。”
“只是,”梅长苏擦了擦嘴,直直望向了萧景琰,“恐怕这锅里熬的不制是牛肉罢。”
“……我听不懂,”萧景琰别开梅长苏锐利的目光,垂眼看着柜台上自己手边放着的那一盘榛子酥。
“萧先生说笑了,我不是来劝您回萧家去的。”梅长苏顺着萧景琰的目光看了过去,刚出炉没太长时间的榛子酥还冒着热气,表壳被烘烤成金黄颜色,幽幽散发出甜糯的奶香。
他轻巧的叹了口气,心下了然地说道:“萧先生,你这碗面,承载了太多的回忆了。虽然这面算得上金陵一绝,可是我吃着却是太苦了。”

怎么会不苦,十二年踽踽独行,萧景琰熬的不是牛肉,而是自己的心,和浓重到化不开的那些前尘往事。



02 梅子桂花藕

隔了两天后,萧景琰又见到了这位奇怪的客人,只是这回梅长苏是来应聘小店的甜食师傅的。
萧景琰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梅长苏沉吟片刻,道:“先生随便做点什么吧,后厨的所有材料任由先生挑选。只是我萧七的小店虽然算不上火,却也凭的是真本事才能在金陵立得住脚。”

得,这是怕自己没有真本事啊。
梅长苏轻笑着挽起衣袖,在一堆食材中拿出了一根白白嫩嫩的莲藕放在了案板上,刀起刀落之间,只留下一排切的薄厚均匀的藕片。
红糖、蜂蜜,再放入一撮被晒干的桂花和酿出来的青梅搅拌均匀,将藕片放进漏勺用沸水煮熟,过了冷水沥干,之后放在蜜里再隔水加热直到藕片入味,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取出藕片摆盘,一碟码的整整齐齐的梅子桂花藕就这样摆在萧景琰面前。

萧景琰夹了一片藕,浅赤色的糖汁裹着藕片,周围还撒落着点点桂花和酸甜的梅子,卖相倒是不错。
他咬下一口,双眸顿时亮了起来:煮了很长时间的藕居然丝毫没有软糯之感,口感脆嫩清新。而调出来的糖汁因为多了一味酿青梅,层次丰富,酸甜宜人,淡淡的藕香和桂花的清香交织缠绵在一起,所有食材的味道都被挥发的淋漓尽致而恰到好处。
一道最为普通不过的梅子桂花藕,足以证明梅长苏的功底。
他盯着梅长苏看了半晌,叹了口气,说道:“几日前和先生谈话,想来先生也是知道那件旧事的。凭借先生的功底完全可以去我五哥的红袖招或是我父亲的大梁饭店,完全不必在我这小小的萧七面馆里当个名不见经传的甜食师傅,拿着不丁点儿的薪水。敢问先生可是想好了?”
“自然是想好了。”梅长苏点了点头,笑的霁月清风:“我留在这里,不求别的,只求一个安宁而已。”
梅长苏就这样被留在了萧景琰的店里当起了一个甜食师傅。
萧七面馆的菜单上除了雷打不动的几种面、榛子酥和几道家常的凉菜热菜,终于多添上了属于甜食的一栏。而萧景琰在门口贴了三年的招聘启事,也终于被揭了下来。



03 赤豆汤圆、葱油拌面

列战英待过了自己的年休假再回来上班,发现店里多了个梅长苏,担任的正是萧景琰心心念念了好久的甜食师傅。
身为曾经萧景琰的学弟,现在萧景琰的徒弟兼萧景琰面馆的服务员,列战英心很累。
自家老板可千万别被人骗了啊。

当天晚上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梅长苏就煮起了赤豆汤圆。汤圆是他抽空摸空自己包的,用的是上好的红小豆,煮烂之后放了少许白糖然后冻成小块,再用捣成面团状的糯米细细包了起来搓成丸子的形状。
梅长苏把汤圆数了十几个放进水中,水声咕嘟咕嘟的响,煮了不到两分钟汤圆便浮了起来。他也丝毫没闲着,把熬了一个下午的红豆羹端出了锅,室内浓香四溢,全是红豆软糯香甜的味道。
列战英被勾的心神不宁坐立难安,倒是萧景琰似乎已经习惯了梅长苏来这一出,悠闲的炸着葱油。
葱油刺啦刺啦的在锅中响着,萧景琰又放了一把八角和桂皮,倒了生抽和老抽翻炒了几下便关了火。两个人各占据厨房的一端,各自的锅里飘来截然不同的香味。
列战英看着就饿的发慌,又怕此刻吃了东西,等会没肚子吃这两人的饭,只好咽咽口水装作自己什么也没有闻到的样子。
这边梅长苏的汤圆已经煮熟了,他先拿了三个白底蓝边的瓷碗盛了半碗红豆羹,又把汤圆用漏勺捞出来放在红豆羹上。圆滚滚的汤圆在一片暗红中显得意外的可爱,饿的没力气的列战英还没动呢,梅长苏倒是自己就着漏勺尝了一个滚烫的汤圆,险些烫掉了舌头。
萧景琰不禁好笑,一边收了汁把葱油倒出锅,一边对着梅长苏说:“这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我从前有个朋友,也是喜欢吃刚出锅的第一口元宵。”
梅长苏拿着漏勺的手颤抖了一下,随后他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朝着萧景琰笑道:“后来呢?”
“后来?”萧景琰解开围裙,转过身,神色自若的把围裙挂在旁边:“后来他失踪了。”

菜上了桌,三个人围在桌前,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梅长苏大概是还没从萧景琰那记回忆杀中走出来,神情有点恍惚。
萧景琰也是觉得自已一时失言,便试图挑个话题引起梅长苏的注意力:“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学的这手厨艺呢!从前你也是学做甜食的吗?”
梅长苏看着自己苍白修长的双手,苦笑了一下。
“想当初我这双手也是颠过饭店的大铁锅的,如今只能做这些精细的的甜食了。”
这话听上去挺伤感,但是列战英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顿饭梅长苏和萧景琰都各怀心事,有点食不知味,当天晚上列战英却心悦诚服的冲梅长苏叫起了“苏哥”。原因无他,跟着萧景琰这么多年他也算是吃遍大江南北的华夏美食,可梅长苏这碗赤豆汤圆算是甜到他心里面去了。
但列战英想必是没听过一首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梅长苏把心中能够于萧景琰一起做饭的欢心喜悦全煮了进去。这碗汤圆,岂有不甜的道理?



04 关东煮、灌汤包和蜂蜜柚子茶

冬天到了,萧七面馆前竖起了一个高高的蒸屉,每天限量供应一百个热乎滚烫的灌汤包。
就算一天只有一百个,萧景琰也是累的够呛,晚上送走客人就要在厨房里包灌汤包,手指在薄薄的面皮间翻飞,每个包子都是正宗的十八褶。
以前的冬天,熬汤这门活计都是交给列战英,这小伙子下了班还得继续看着汤锅,半夜才能顶着漫天繁星回到家里洗洗睡觉。如今梅长苏来了,就住在面馆后院萧景琰隔壁的房间,熬汤的活计就交给了他。

看着汤锅着实无聊,梅长苏不由得打了个哈欠。他走到冰柜旁,在食材堆里翻翻找找,还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在另一口锅里倒了半锅温水,倒了点前几天去超市买的关东煮调料。
水很快沸腾起来,但梅长苏并不着急。他慢悠悠的把白玉般的萝卜削皮切块,油豆腐包里装上这几天包灌汤包剩下的蟹籽,海带结上面保鲜用的盐被冲掉,各式各类的丸子用竹签串了起来。
梅长苏不紧不慢的把这些东西下到了锅中,这难熬的黑夜中,咕嘟咕嘟的汤底也不知道煮的是谁的心事。
似有若无的一缕鲜香随着热气蒸腾在空气中,梅长苏拿出冰箱里冷藏的蜂蜜柚子茶倒在杯中,用热水烫开。随着杯中水位的升高,一粒一粒的柚子被冲泡开来,好像一瓣一瓣的花,在水中不停的飘荡、起伏、旋转。
在案板边包着包子的萧景琰纵使再一心一意,也忍不住把自己的心飘到了梅长苏身旁。
空气中弥漫着骨汤的浓香、关东煮的鲜香和蜂蜜柚子茶的清香。他吸了吸鼻子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剩下的包子全部包完了。
“长苏,关东煮煮好了没?”萧景琰猛然从案板边起身往后看,梅长苏正拿着漏勺向碗里捞着海带结。
萧景琰顿时笑弯了眼睛:“你怎么把握的这么恰到好处啊?”
梅长苏眉眼温润,缄默不语。他微微一笑,胜过千言万语。




———
*剧情设定大概是没有陷害暗害乱七八糟的,就是林殊在国外学习的时候重伤了,然后景琰心灰意冷和他爸大吵一架离开了萧家自己干了……
*还没相认呢,但是景琰有点猜出来了
*呜呜呜姑娘们我要去努力学习了,这几天脑洞太多忍不住手痒,可毕竟是个初三狗还是要好好学习的……所以以后更新不会这么频繁了qwq


补充:这个标题你们不眼熟吗……

评论(54)
热度(176)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