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厨师AU】我曾尝过的(中上)

*卡文卡的一塌糊涂,让我先写会苏靖
*写着不太顺手,估计会改



05 冰糖葫芦、红果罐头和糯米枣

萧七面馆的后院迎来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位客人,这位客人还说不上是萧景琰的客人,而是梅长苏的朋友。
这位客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古灵精怪小孩子心性,名叫飞流。萧景琰亲自去门口接他,表情无奈的接过了飞流提过来的满满一兜子冰糖葫芦。
萧景琰打开一瞧,这冰糖葫芦做的还不错,金黄的糖浆缠着星星点点的白芝麻均匀的包在艳红的山楂上,晶莹剔透。萧景琰把冰糖葫芦一根根裹上一层油纸放到冰箱里冷藏了起来,顺手锁了店门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梅长苏正在厨房里给红枣去核,飞流乖巧的坐到梅长苏身边,看梅长苏拿了剪刀把去了核的红枣沿着一边细心的剪开,手脚麻利填上糯米揉成的面,而萧景琰打开了厨房的冰箱把几天前买的红果罐头拿了出来。
和超市里卖的罐头不同,萧景琰在做罐头的时候,先把山楂用开水烫过,又迅速的过了一边冷水,既给山楂剥了皮以便入味,又保留了山楂原本的口感。山楂和冰糖在熬煮的过程中得到了奇妙的融合,汤汁被熬成缠绵而黏稠的水红色,山楂则煮成了橘色,舀一口放在嘴中逐渐蜿蜒到心中去的,是浅淡的酸甜。
他盛了两碗给梅长苏和飞流端了过去,猝不及防被飞流塞了一颗枣。
萧景琰嚼了嚼,甜的。

糯米枣已经做好了,梅长苏摆好盘把它们放入了蒸锅,转过身来便坐在桌子旁边捧着碗吃红果罐头。山楂说不出来的软烂,轻轻一咬原本存在的纤维便齐齐断开,丝毫没有生涩之感。
飞流趁着萧景琰看着蒸锅发愣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又偷偷盛了一碗。梅长苏见此情景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你可别吃坏了肚子。”
听到这话的萧景琰被打断了思绪,纳闷的转过头来,看见的是飞流手中又盛满红果的碗和他装无辜的脸,不禁也笑了起来。
十五分钟一到,糯米枣出锅,梅长苏垫着湿毛巾把滚烫的盘子端了过来。赤玉般的红枣中间夹着白雪似的糯米,饱满的好像只要咬一口就会有什么从中炸裂开来一样。萧景琰伸出手去抓了一个,也顾不得烫,便急忙放在嘴里咬破了枣皮。枣肉甜软,糯米筋道,红枣和糯米的香气悄悄氤氲在空气中,像是在编织着一场甜蜜的梦境。
曾经十八岁的林殊,在他失踪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上也做过这样一碟糯米枣。那时的他意气风发,用的是最好的和田玉枣和亲自手磨的糯米面,包在翠绿的芦叶里放进蒸锅,出了锅以后浇上了肥浓香甜光亮透明的糖汁。他把这碟菜端到评委面前,却是遥遥的望着萧景琰的方向,说道:这道菜,送给我最爱的人。
到了后台,剩下的那最后一颗枣已经凉透了,萧景琰吃着吃着却被甜的心都融化了。
那颗枣清晰地对他传达着,我爱你。
他们第一次接吻。
比赛结束,那个冬日的午后,两个人在雪地里面慢慢的走着,鹅毛般的大雪轻飘飘的落了下来,他们相视一笑,恍惚间看到了彼此白首的模样。

如今这颗枣向萧景琰传达着同样的信息,却又多了一份奇妙的微酸与悲伤的苦涩,尝起来温暖而又寂寞。
十三年前林殊的失踪让萧景琰失去了在食物中品尝出感情的能力,十三年后梅长苏的归来唤醒了他那颗沉寂冰封的心,带回来的不仅仅是食物对他的馈赠,更是无论曾经、现在还是未来对萧景琰来说都那么独一无二的一个人。
萧景琰闭上了眼睛轻轻的笑了起来,说:“小殊。”


梅长苏端着盘子怔在了原地,不自觉的松开了手中的盘子任凭它坠落在地面摔的粉碎。时光在那一瞬间太慢,且拉的太长,他眼中的难以置信和欣喜若狂一时间被萧景琰看的清清楚楚。随即梅长苏也笑了起来,眉眼温和的好像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分离过一样。
他俯身抱住了萧景琰,噙着笑意说:“景琰。”
只有飞流看的清清楚楚,那一刻,两个人的眼中都泛着彼此不曾想象到的泪光。

飞流离开的时候顺了一根自己买的冰糖葫芦,咬了一口他顿时瘪了瘪嘴角,心想:今天吃的东西,怎么都带着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呢。


06 三鲜烧卖和羊杂面

街头巷尾传开了萧七面馆即将要关门的消息,一位老顾客按捺不住去问了萧景琰消息是否属实,谁知道他居然点了点头。这一下整条街都炸了锅,无数怀春少女暗中洒泪,觉得再也见不到主厨大帅哥、甜食师傅帅哥和服务生小帅哥了。
关门歇业前最后一天萧景琰开了个送别宴,摆了个流水席。列战英拿出祖传的手艺做了道毛血旺,梅长苏煲了一个银耳莲子羹,做了云片糕、菠萝咕咾肉,连飞流都掺了一脚烤了几十个马卡龙和一大盘布朗尼。
主食迟迟不来,街坊邻居和顾客等的望眼欲穿,起哄一般的把梅长苏哄去了后厨看看情况。

一掀了帘子踏进后厨,便飘来一股浓香,梅长苏一闻心下了然。
高汤分为三种:毛汤、奶汤、清汤。
奶汤其实也叫做白汤,其色泽如羊脂玉,口感则似水脂交融般温润,汤中的鸭架、棒骨、猪肚和鲜鸡,四种食材的味道在这种做法中融合的十分微妙奇特。
萧景琰一边盯着汤锅的动静一边把三鲜烧卖放入了蒸屉,梅长苏瞧了一眼,不由得在心中赞叹一声。面皮用的是雪花一样的河套面粉,又擀的极薄,此刻竟然隐隐约约透出一点点碧绿来。封口处是经过处理的鲜虾,虾线被去掉,弯成一个小巧的扇形,玲珑可爱而又诱人。
蒸上烧卖,他揭开汤锅锅盖皱着眉闻了一下奶汤的味道后下了面条和羊杂,随后手脚麻利的在一旁码的整齐的饭碗里放入了恰到好处的调料。
盐、胡椒粉、辣椒面,最为普通不过的东西,但当洁白的汤水提成一柱浇在它们上,就最大限度的激发了它们的活力。
羊杂和面条出锅,萧景琰迅速的将它们装碗,抬手撒上葱花香菜,招呼着一直伫在门口看着的梅长苏上菜。刚刚结束了奶汤羊杂面,萧景琰转手把蒸好的烧卖取了出来。
梅长苏就着萧景琰的筷子当了第一位食客,轻轻一咬,烧卖中蒸出的汤汁便在嘴中肆意奔流,鲜美的味道超过了任何一种食材所能够达到的极致。
鲜,不愧名叫三鲜烧卖。


萧景琰看梅长苏吃的一脸满足,忍不住发笑。梅长苏狼吞虎咽,难得多了几分原本的活泼,笑嘻嘻的说道:“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他在奶白的高汤里捞出一块即将被煮化掉的猪肚放在了盘子里,继续说:“我这也算了却一桩心事了,能和你在一起继续做饭就算值了。”
“……小殊,要是我告诉你今年的星级厨师评选不仅邀请了我,还邀请了你呢?”
梅长苏猛的站起了身,看着萧景琰认真的面容一时间有点发愣,大脑一片空白。
“这几个月总是你再劝我回到萧家回到厨师界,但是你未尝不渴望这些呢?”
“我们一起回去吧。回到我们全身心热爱的事业厨艺中去,不要再逃避了。”
一瞬间梅长苏透过萧景琰的双眼看出无限热血,也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他阖上眼,觉得一股忽冷忽热的血液逐渐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少年时的轻狂突然涌上了心头。


“好。”

评论(36)
热度(96)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