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我曾尝过的(中下)

*把前篇改成了中上

*深夜食堂报社

*lo有点问题,我重发一遍









07 冰镇酸梅汁和绿豆汤



B市,星级厨师评比比赛赛场。

几千名来自大江南北的厨师被分为不同的组别,等待着比赛的开始。萧景琰和梅长苏都在两星厨师组,人员稀少,各自的灶台间不过隔了几个人。

八点钟整,铜锣声响彻了整个赛场。工作人员把高高挂起的木牌上的红布揭了下来,一个龙飞凤舞的“甜”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萧景琰略一思索,心中便有了计较,大步流星的向食材区走了过去。

绿豆、薏仁米,刚摘的青梅、结满糖霜的金桔饼,细若蚕丝的京糕条、香甜可口的糖水莲子,沾着水珠的糖萝卜和小巧精致的金丝蜜枣。

糖桂花被腌渍的刚好褪去原本的青涩,脱水烘干的玫瑰似乎等待着谁来把沉睡的它唤醒。

炎炎夏日,一碗用料精细层次丰富的绿豆汤,是对“甜”这一主题最佳的诠释。

而梅长苏慢慢悠悠的走在萧景琰的后面,不紧不慢的向自己的筐挑选着食材:烟熏炮制的乌梅、成串的干山楂、泛着淡淡清香的甘草和新鲜的桂花,冰糖在阳光下朦胧的折射着彩色的光芒,贮藏了至少五年的陈皮毫不犹疑的释放着自己的香气——这是一碗正宗的酸梅汁所需要的全部用料。

梅长苏看到冰柜里成桶的冰块心情更加愉悦。冰块除了能给刚煮出来的酸梅汁急速降温,更能够刨成冰渣撒在酸梅汁中,口感甘爽,回味无穷。



回到灶台边,萧景琰沉下心来,深呼了一口气。

绿豆和薏仁米淘洗干净后和金丝蜜枣一同放入冒着白气的蒸锅,以求绿豆酥烂、薏仁米软熟、金丝蜜枣甜嫩,让它们的滋味互相渗透。京糕条、糖萝卜、金桔饼切成小丁,青梅去核,一起放入水中小火慢煮,为的是将食材的味道充分复原。

半小时整,萧景琰掀开蒸锅。水汽迫使绿豆裂开一道道小口,却令得它吸收了更多的味道。他把绿豆、薏仁米和金丝蜜枣一起倒进锅里扣上锅盖大火煮沸,澄亮如清水的汤里渐渐晕染开浓墨重彩的一道殷红。

接下来,只需等待着时间的酝酿。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看向了梅长苏的方向。梅长苏的酸梅汁刚刚煮成,他把酸梅汁倒入玻璃瓶封上盖子,将冰水自其顶部倾泻而下,反复多次。酸梅汁冷却了下来,蒸腾的香气也被敛住。梅长苏又将冰块刨成冰渣放满一碗底,再向碗中倒进酸梅汁。此时若是能来上一大口,必定浑身舒畅,清爽至极。

梅长苏却并不着急按铃,而是又找了一大块晶莹剔透的冰,取了一把冰雕刀磨头拿在手中。他屏息凝神,下手飞快,莲花的模样逐渐成形,萧景琰看着他利落繁杂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

少年时,林殊苦练三年刀工,其中一项就是盛夏七月站在毒辣的阳光下面雕琢冰雕。炎热的天气令冰块融化的极快,没多一分钟冰便多化一分,林殊曾经不服气的问:“这么热的天气,冰块又这么容易碎,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雕成一块完整的冰雕?”

看着梅长苏,萧景琰情不自禁的燃起了斗志,说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够快,够稳,就可以了。”



他一把掀开锅盖,动作娴熟的撇去绿豆汤中的浮末,用漏勺把所有的原料捞出放在一旁弃之不用,只剩一泓香气蕴而不露的浅赤色汤汁,澄澈透亮。

而另一边,冰屑飞溅,梅长苏放下了手中的刀,站直了身子。小巧精致的冰雕莲花被他放在了酸梅汁的中央,三层花瓣,一层八瓣,每一瓣的莲花都纤薄至极,甚至连细微的脉络也被雕刻的清清楚楚,在阳光下折射着动人的光芒。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按响了上菜的按铃。





08 水果茶和巧克力罩提拉米苏



下午没什么事儿,评审结果也没有出来,两个人没有在房间等待结果,而是十分心宽的跑到了酒店的餐厅去喝下午茶。

透明的玻璃茶壶内装着热腾腾的水果茶,用的茶包是大吉岭的红茶,香浓而醇厚。萧景琰和梅长苏把茶喝干净以后不亦乐乎的用叉子叉起了里面的水果,火龙果和猕猴桃在长时间的加热之下几乎到了叉不起来的程度,但是却是别具风味。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餐厅的甜点已经好吃到了一种境界。厨师心思精巧,富有新意,在提拉米苏上加了一个球形巧克力罩。梅长苏在国外生活多年对于这种吃法很是熟练,拿起附赠的一小壶热牛奶浇在巧克力罩上让巧克力慢慢融化,滴落在提拉米苏上,随后小心翼翼地切了一小块放到了嘴中。

柔和而苦涩的感觉在嘴中弥漫开来,梅长苏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这位厨师的手艺:凉而不冰,顺滑圆润,层次丰富,带着一点点不着边际的苦涩。

但是他的心思却全然不在这上面,而是飘到了很久以前。



最初梅长苏在国外孤身一人,语言不通,而且几乎身无分文,租房楼下的甜点店有着那种最为普通的糕点,那时候他连吃上一块那里面的提拉米苏都是难得的享受。

后来终于能够重拾厨艺,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也打拼出一片天地,他再回到那家甜点店吃提拉米苏的时候,他吃着吃着就湿了眼眶。

其实那块提拉米苏的味道并不好吃,奶油太甜腻,手指饼干太干涩,甜酒掺了水,可可粉湿湿乎乎,甚至因为冷藏太久冻的有些发硬。

但是,那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提拉米苏。无论思念也好,想恋也好,盼望也好,悲绝也好,梅长苏都把复杂微妙的这些情绪化做食欲,就着一块块这样的提拉米苏咽了下去。

那段阴暗而绝望的岁月,麻木着生活在这世间的时候,幸好还有这些廉价而温暖的食物带给他足够的慰藉。

美食与爱二者不能兼得的时候,胃里和心里,总得有一个是要满的。*

没有坚持复健自己双手的勇气和动力时,想想那些独自吃掉的提拉米苏和还没有来得及吃的美食,梅长苏就能够一笑置之,放下手中的厨具休息一会,休息完了他还是那个华人甜点大师梅长苏,精彩的活着。



回到现实中来,梅长苏的手中是刀叉,眼前是萧景琰。兜里的手机传来振动,梅长苏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界面,对初赛结果毫不讶然。

两星厨师组梅长苏、萧景琰。

并列第一。







————



*引自知乎

*设定:大梁还没有三星厨师以上的厨师,最高星级为两星半。

评论(32)
热度(61)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