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诚台诚】关于我无论如何都是个直男的事01

*一个不那么正经的文
*和手机艾特不了的鲜吃鸡太太一起开的脑洞,可能写的不太好
*大学生明台和总裁明诚,弯与被弯的故事
*打了苏靖tag安利,见谅

01

明台,20岁,男。
现在面临的人生危机是:他把室友当哥们,室友却把他当个gay。

他这个月只不过因为阿诚哥出差在外回寝室住了几天,阿莫、小须和有哥便开始用同情和怜悯的眼光看着明台,看的明台毛骨悚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又过了几天,阿诚哥还是没回来。明台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回别墅里住着,就在学校住了将近半个月。
寝室里面的其他三人好像终于忍不住了,派出代表有哥安慰明台。
“台啊,你……你别太伤心了。”
明台一脸懵逼:“有哥,你说啥?”
“你不用瞒我们,我们都知道了。你还这么年轻,一定会找到更好的,虽然你这个,咳,男朋友非常有钱……”
了解到真相的明台哭笑不得:“wo……”
“但是有钱并不代表他就很好啊!明台你想想,那么多……”
“有哥,”明台无奈地打断了眼前这人的絮絮叨叨,“你们想多了,那人是我二哥,他在学校附近有一栋别墅。”
这就很尴尬了。
趴在寝室门口的其他两个人听见这个回答直接倒了进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明台。有哥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随后继续扭过头来,给明台做思想工作。
乖乖接受教育的明台很忧郁也十分纳闷:明明他和阿诚哥之间是深深的兄弟情,怎么到他们嘴里面就变成了gay呢?
Anyway,他都是个直男。

不过这么一闹,明小少爷开始想他的阿诚哥了。
以前不说还察觉不出来,一被人提及,明台这才发现明诚有这么多好——他给明台买手机、买衣服、买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怕明台在学校不适应把明台接到自己的私人别墅住,甚至明台现在用的银行卡还保留着当时明诚给他卡时的初设密码。
就好像他被包养了。
明台这样想着,看到寝室又破又小又笨重的电视上播起了年代久远的言情剧:
“书桓走的第一天,想他。
书桓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书桓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他冷不丁的就一阵恶寒,觉得自己怎么跟着言情剧的女主似的。

晚上明台从男生澡堂头发湿漉漉地回来,没吹干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呼呼大睡。隔天早上明台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头疼的要炸了。阿莫给明台在胳肢窝夹了一根温度计,5分钟后拿出来一看,38度还多,只好让寝室的人帮忙请了假。
烧的迷迷糊糊的明台吸着鼻涕给明诚打电话,想要撒撒娇求他早点回来看看自己。
明诚的电话铃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刚响起来的时候差点吓得明台把手机摔到地上: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西湖的水,我的泪~”
简直防不胜防。
明台在床上打了个滚,继续听着《千年等一回》,觉得自己的心境也越来越像被阿诚哥包养的小情人了。这样下去好像要糟,没准自己可能就真的就对着阿诚哥弯了。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明台一时间没从刚才的想象中脱离出来,还发着烧,直接就压低了声音对明诚说:“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明诚对于自家小少爷这样的行为很是适应,他摆了个手势,让其他人出了办公室后一本正经的回答:“地瓜地瓜,我是土豆,有什么指示。”
“土豆土豆,阿诚哥包养了我却始乱终弃,我要和他分手。”
电话那头的明诚还没来的及细想明台是怎么知道自己暗恋他的,就被他这一派胡言给逗笑了。
“好好好,分手分手分手,宝宝不哭,咱们不理他。不过小少爷你有什么事儿啊?没事我就去开会了。”
“我要和阿诚哥见面谈!他不会这样冷酷无情、无理取闹,我要见他!”明台越说越委屈:“阿诚哥——我,我想你了,你快回来吧。”
“嗯。”
“你回来了要给我做早餐。”
“好。”
“你得给我刷卡买东西还帐单,我卡里快没钱了。”
“我把钱打给你。”
“我——无论都会是个直男。”
“这事儿我不同意。”
“大胆刁民,竟敢忤逆朕!你是何人?”
“我是你阿诚哥。”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动静,只剩下一片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明诚静静地听着,默默算着呼吸的间隔,心想明台恐怕是困的太厉害,睡着了。
他不着痕迹地收起脸上的温柔,换上一副严肃正直的面孔抬手招呼了秘书进来。
“给我订明天下午回S市的机票,越早越好。这边的事宜我会马上谈妥,你留下收尾。”
“是。”年轻貌美的女秘书干净利落的应了明诚明总裁的要求,出了办公室门口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
也就这两位正主还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了,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这么磨叽磨磨叽磨算什么劲儿啊?

后来明诚知道了秘书当年的真实想法笑的七荤八素上气不接下气。
那个时候,明台还非常坚定的相信着自己是个直男这种事情。

评论(53)
热度(191)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