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现代AU】四次蔺晨过度解读,一次[只有]蔺晨过度解读

*无林殊,只有长苏
*一发糖,齁死人


1.
“景琰,我进去拿一条毛巾。”
梅长苏轻车熟路的拿着钥匙开了浴室的门,推开了一条只足以让自己闪身进去的缝隙。蔺晨扭过头去看他,恰好看见萧景琰精瘦修长的身体一闪而过,随后门便被梅长苏狠狠的摔上,发出“砰”的一响。
蔺晨认为那是梅长苏在控诉自己的偷看行为。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蔺晨觉得,虽然他和梅长苏也是顶好的哥们,可是比起萧景琰来总是他差上那么几分。
等到十分钟后梅长苏出来,蔺晨瞥了他一眼——梅长苏进去的时候只是说拿个毛巾,出来的时候却过了十几分钟,头发还湿漉漉的,半边衣服都被水洇湿了。
“你刚才都干什么了?”蔺晨忍不住问。
“我也洗了个澡,就是景琰毛手毛脚的,把我衣服给冲湿了。”梅长苏自然而然的接了蔺晨的话头,就好像提前背好的台词一样顺口。
看着梅长苏面无表情的吹干头发的背影,蔺晨用怀疑的眼神从上而下扫了几遍梅长苏。
“也许是我想多了,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这样想着,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眼前的工作上。


2.
“我那条黑色领带去哪儿了?”萧景琰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自己的卧室冲了出来:“快快快长苏,我还有面试呢,赶紧帮我把领带打上。”
梅长苏慢慢悠悠的回到自己的卧室把他落在自己那里的领带拿了过来,把黑色的领带绕过萧景琰修长的脖颈,垂在他的双肩上。他的身体从背后贴了上来,双手从萧景琰的背后摩挲到了他的胸前抓住了领带的两端,灵活的打了一个最简单的单结。他整体动作行云流水、轻车熟路,仿佛做过无数次演习。
围观的蔺晨目瞪口呆,看着梅长苏简简单单轻轻松松把萧景琰撩的耳尖都红了。他吹了声口哨,却招来了梅长苏和萧景琰两个人的无数记眼刀。
哦,好吧,也许是他想多了。蔺晨自我安慰着:他们只是竹马竹马而已,这对他们来说没什么。


3.
蔺晨觉得自己错了,根本不应该跟着梅长苏和萧景琰来电影院看这部恐怖片。这剧情太无聊了,要不是蔺晨坐的靠里,他早就上了好几次厕所了。
最终尿点比较高的蔺晨还是决定去一趟厕所,他起身向外挤,经过梅长苏和萧景琰的座位时却眼尖的发现他俩的手紧紧的牵在了一起。
蔺晨心好累,他用光速遁逃到了厕所。
回来的时候蔺晨特意又瞥了一眼。他们两个人的手依旧拉的很紧,梅长苏的手指还在萧景琰的手心轻飘飘的挠着,萧景琰看到蔺晨过来顿时反手抓住了那两根做妖的手指,尴尬的冲蔺晨笑了一下。
或许是梅长苏察觉到了蔺晨狐疑的目光,他轻声解释道:“景琰他从小就怕黑怕鬼,有我握着他的手,他就不怕了。”
再一次觉得自己过度解读两个人的蔺晨什么也不想说,他毫无歉意的在心里对这俩说了声对不起。


4.
萧景琰要去外地出差工作了,大概半个月才能回来。傍晚临走的时候,梅长苏帮忙整理了他的行李,然后亲自把萧景琰送到了楼下。
在房间里呆着的蔺晨无聊至极,看到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时,才想起来萧景琰的文件没有带下去。他急忙飞奔到楼下去给萧景琰送那份文件,到了一层楼道看到单元入口处的情景时却生生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梅长苏刚刚就着大片大片浓烈的火烧云和艳红的晚霞,飞快的凑到了萧景琰那薄薄的双唇旁,吻了一下他的嘴角。
隔壁的邻居飞流也只能停在愣住的蔺晨后面不耐烦的问:“怎么了?”
蔺晨淡定的转过头捂住了飞流的眼睛,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还有你,小孩子家家,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5.
半个月后萧景琰回到了金陵,梅长苏依旧若无其事的撩完就跑。
自认风流的蔺晨也实在看不下去自己好友的这种态度和萧景琰的耿直,在一天早上敲响了梅长苏卧室的大门。
一阵踢踢踏踏的声响从卧室里传来,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有人说话。蔺晨等了足足两分钟才等到梅长苏光裸着上半身,睡眼惺忪地打开了门。
“有事吗?”梅长苏打了个哈欠。
蔺晨看了一眼卧室里堪比二战战场一样的混乱局面,和被窝里露出来的一条属于萧景琰的腿,再看看还没睡醒的梅长苏颈上的吻痕。
“不,什么事情也没有。”

评论(17)
热度(167)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