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诚台诚/填词】明台

*听着歌重温 @鲜吃鸡 的总裁阿诚哥和大学生小少爷突然来了灵感

*虽然一点不押韵,但是就当是大鲜作为把我从诚台掰弯到诚台诚和苏靖圈第一个和我说话的太太的回报吧~

*原曲-李荣浩《李白》(没错,你没看错,就是它)



我穿上了一条黑紧身裤

手插口袋里

顺便回头朝你比个中指 帅气到不行

然而我不是个直男 我是基佬

我是明家团宠明台

你看我多乖多聪明多么可爱

多么渣


左耳打两个耳钉

右耳却什么都没有

新涂上的黑色指甲油 好像太闷骚

我喝点长岛冰茶 酒吧里等他

阿诚哥怎么不来啊

都应该学学撩人再出门闯荡

才会能勾搭上对象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几百年前做梅长苏 

会有太多要猜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至少我还能勾搭下阿诚哥 

气气大哥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就算是gay也有阿诚哥

那么多人想要烧

要是能重来


左耳打两个耳钉

右耳却什么都没有

新涂上的黑色指甲油 好像太闷骚

我喝点长岛冰茶 酒吧里等他

阿诚哥怎么不来啊

都应该学学撩人再出门闯荡

才会能勾搭上对象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几百年前做梅长苏 

会有太多要猜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至少我还能勾搭下阿诚哥 

气气大哥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就算是gay也有阿诚哥

那么多人想要烧

要是能重来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几百年前做梅长苏 

会有太多要猜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至少我还能勾搭下阿诚哥 

气气大哥

要是能重来

我还做明台

就算是gay也有阿诚哥

那么多人想要烧

要是能重来


评论(6)
热度(18)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