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lifeline

*翻出了之前一个梗混更,有人看我就写,没人看我就坑在这儿了
*伪宇航员林殊 真大学生萧景琰





[通讯正在接入]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消息]


嘿哥们儿,能收到消息吗?有人能看到吗?

【我好像……能看到。你是……?】

哦,谢天谢地,终于联系上人了。我已经等了大概两个半小时了。

【发生什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似乎不应该显得这么急切,不过谢谢你的关心啦,我这儿的情况的确挺糟糕的。
我们的飞船坠毁在不知道什么鬼地方了,临坠毁之前我跑进了飞船逃生舱。
醒来的时候就跟现在一样,旁边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逃生舱在一边的地上被撞变形了,里面的工具大概没法用了。
比较糟糕的消息是我的额头被划破了,流了一滩血,我自己看不着,但是应该伤的有点严重。但是我在我附近找到了被甩出来的医疗包,刚才我才用纱布把头包上,我想一定丑的没法看。
谢天谢地,宇航服显示这个星球的空气能够供给呼吸,否则我就没法包扎伤口只能等着自己失血过多而死了。
……我靠,我的脚掌好像被压扁了。

【……我说,你是认真的吗?】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没办法啊,再不嘲笑嘲笑自己我会无聊死的。

【不是说这件事……好吧,有时候玩笑开太过了也不太好。】

哦,对了,和你说一下,我叫林殊。似乎正常的套路应该是一开始就自我介绍的,但谁让我不走寻常路呢。

【你好,林殊。我叫萧景琰,是个大三学生狗,学文学。】

你叫萧景琰?名字很好听嘛,要不是我认字认得全还不一定能叫的出来你这名字呢。
话说回来,我还是跟你说说我周围的情况吧。这地方要是我不陷于这种境地,看上去还挺美,地球光污染太严重,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多星星,它们真的是漂亮极了。
成千上万的星星诶,你看见过吗。

【好令人羡慕……我们导师前几天还让我们用星空为话题写个散文来着。我现在才憋出来几百字。】

……哇,心疼你。
不感叹了,我得开始干活了。
好了,现在我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还得请你帮我决定一下。其实也不是什么难题,就是,我要不要去寻找一下飞船的坠毁点?

【去找找吧,说不定哪个幸存下来的飞船船员正在等待着你的帮助呢。】

嘿,你说的对,没准还有幸存者在等着我。再说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至少要看到他们的遗体,顺便找找能让自己活下来的东西。
希望还有人活着,我找到了坠毁点会告诉你的。

[林殊繁忙]

还挺幸运的,我才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找到坠毁点了。
赤焰号断成两截了……中间断裂的部分碎的不能再碎了,飞船头部也扭曲变形了,有一部分还冒着黑烟。
太恐怖了,我已经腿软了。

【……别害怕,我在这里等着你。】

请你等会儿我,拜托了,我先去找找飞船上还有没有幸存者和什么可以用的东西。

[林殊繁忙]

我真不知道该说自己走运还是不走运。飞船的大部分损伤是在外层的隔热罩上,里面的设备大多还是完好的。
最令我激动的是,我找到了飞船的失事信标!这表明我有机会联系上其他飞船返回地球!

【恭喜你有了回到地球的机会啦!】

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跟游戏NPC似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祝贺啦。
虽然这样,可是,非常糟糕的是,电源被切断了,失事信标完全起不到作用。所有的供电全在飞船后部,断成两截的飞船离的太远,我们没带那么长的电线。
我得再看看前半部飞船有没有备用电源之类的东西。见鬼的,好像上飞船前谁也没说过这种事情。

[林殊繁忙]

……太恐怖了。我没找到备用电源,但是看到了聂锋船长。
附近全是血,而且他的右臂被钢筋穿透了。他的额头大概也磕破了,虽然已经不流血了,但却像是被飞船爆炸产生的热量烧焦了。
我该怎么办,哦,shit。
他好像昏迷过去了,再不采取一点措施他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不不不,天啊,我到底该干些什么。

【别着急林殊,去找找附近有没有处理伤口用的急救箱之类的东西。】

你说的对,我要去找个急救箱,或许我跑回去拿之前我用过的急救箱还来得及。
谢谢你,景琰,请允许我这样叫你,我太害怕了。
哦,谢天谢地,我在前舱附近找到了一个急救箱,幸运的我不必再跑一趟了。
现在又该你决定了,你说我要不要把聂锋船长身上的铁筋拔出来呢?

【还是不要拔了,万一伤到其他地方麻烦就大了。在这中情况下,多一个人多一分活下去的勇气。】

没错,我又不是学医的学生,还是不要拔了它以免造成二次伤害比较好。我想大概我要去后面的船员舱看一看,顺便找找能吃的东西前舱的收获就这么多了。
祝我接下来依旧这么好运。

[林殊繁忙]

呃…咳,对不起。再等我一会。
唔,哦……好了,我没问题了,抱歉,我刚才太难受了,吐了一会儿。
我……去船员舱找到了一个,或许应该说是一些船员的遗体。看起来他们是和船员舱的金属融在一起了。我甚至认不出来他们,明明昨天我们还在一起生活。
啊,我找到剩下的船员了。
他们没能逃进救生舱,只是进了尾舱的密封门。
他们都死了,景琰。卫铮、黎纲、甄平……我活还着,可是他们却都死了。
为什么不多让一些人活下来呢?
偏偏是我这个几乎什么都不懂的人活下来了,我甚至不知道现在面对这种情况我该干些什么好让我转移点注意力。
……我有点想哭,可惜我不能哭。哭很耗费力气的。

【……虽然不太符合气氛,但是小殊你节哀,快点振作起来吧。】

没错,我会振作起来的。
我觉得……我应该把他们埋葬起来。他们一定回不了地球了。我得再找找什么东西,可以用来挖土的。
不不不,不应该这样,我快崩溃了,但是我不应该先在这里伤感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我得赶紧找到医疗舱好让聂锋船长能够活下来。

[林殊繁忙]

感谢佛祖,虽然我并不信佛。
我找到还能用的医疗舱了,它已经开启了紧急状态,我可以直接坐在里面操纵它到飞船前舱附近。
这可比拖着医疗舱到聂锋船长那边好上个几万倍的,假如这玩意儿没开紧急状态,我就得拉着它,然而我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说到底我还是够幸运的,就比方说我能够抽中登上赤焰号飞船的奖卷。

【原来你不是个专业宇航员吗?还有,这个笑话可够冷的。】

这个笑话我觉得挺好笑的啊?
但是电源依然是个很紧急的问题,医疗舱里面的电只够三天的正常运行。
我把聂锋船长搬上医疗舱了,他还活着,真是太棒了!我几乎要手舞足蹈起开了!
不过,我想我应该回去先……先把船员们埋葬了。

[林殊繁忙]

景琰。
景琰你在吗?

【我在!发生什么了小殊?】
【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谢天谢地,你还能和我通话。我……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船员舱里面的尸体全部消失了。
嘿,我敢保证着绝对不是我的幻觉——可是他们真的就这样消失了,甚至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冷静,冷静,先不要管这些事情,最重要的是你要返回地球。】
【答应我你要好好的活着。】

好吧,我该冷静下来。我得活着。
对,我得活着,像你说的一样先不要管这些事情。我现在应该先去厨房里找一下能吃的东西和水源。

【别忘了你一直紧缺的电源。】

当然还有你提醒我的电源了,否则我就发射不了失事信号,死在这个星球上了。
我可不能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至少得活着回去看看你长什么样。
祝我好运吧。

[林殊繁忙]

感谢你景琰!虽然我凿门凿的虎口都快震裂了,可是我看到了整整三箱完好的矿泉水、N多的快餐食物和干粮!这些东西至少能让我活个半个月的!
现在我躲在厨房角落吃自己醒来的几个小时以来的第一顿饭!我真切的觉得我现在吃的这玩意儿(玉米面包)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包!我几乎要哭出来了!
还有,我找到了一个小型的发电机!这说明什么!我能够发射求救信号去了!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船员的尸体到底到哪里去了?
不会真有外星人之类的东西吧。

【别瞎想了,很耗费体力的。】

好,不瞎想了,我觉得我也应该睡觉了。根据我所学过的一些物理知识来判断,我大概只能睡在飞船的核反应堆旁边取暖睡觉了,否则我会冻死在这寒冷的外太空。
希望明天早上我到厨房来,我的食物和水不会像船员尸体一样凭空消失。
……希望辐射不会致我于死地,但就算死也没办法了。
当然,目标还是你对我说的那句话。
我得活着。

[林殊繁忙]

你醒了没有?我生平第一次比太阳(这个卫星的恒星,琅琊星)起的还早没想到是在一个卫星上实现的!
我是说……嘿哥们儿,我还活着。这事真他妈的棒极了。
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你还活着,对我来说,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毕竟昨天全是我告诉你该怎么办的,万一你被我害死了……】
【不过还是挺想吐槽你啊林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懒啊。】

怎么会,昨天全靠你我才能这么走运。
没错,我很懒的。我只是个被无意带上飞船的大学实习生,然后——然后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遇难了。
我的情绪似乎有点消极,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有我陪你。】

谢谢。
好了,我要吃早餐去了!你说我今天早上是吃真空包装的煮玉米还是煮豌豆?反正我两个都想吃。
幸运如我还找到了半瓶辣酱,老O妈牌子的,令人感动。我这是之前做了什么好事人品值这么逆天……
还有,我非常非常严肃的和你说,我回去一定要把老O妈当成女神。

【噗哈哈哈,老O妈听了没准会哭的。】
【失事信标开始发射了吗?】

嗯,失事信标已经开始发射了,我把它放在了我的宇航服背包里面。我觉得冲着我要找到我同伴的尸体我也得探索一下这个星球。
昨天晚上太黑看不清楚这地方的全部面貌,现在才发现一件事情。有一座矮山丘在这地方的表面上,还有一个看上去挺深的陨石坑在它旁边。
又到了抉择的时刻了。景琰,我该先去探索一下矮山丘还是陨石坑?

【先去看看昨天你救下来的聂锋船长的身体情况吧。】

好吧,景琰,我输给你了。我应该像你说的一样先去看看聂锋船长的情况,希望他已经好多了。
我得带点水和食物吧?

[林殊繁忙]
[通讯中断]
[正在重新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消息]

嗨?嗨!
见鬼的,刚才怎么信号中断了?你那边信号不好吗?

【没有……我刚才什么也没做。】
【你怎么了?】

我只是回了一趟前舱,信号就好像突然中断了……要是非要说发生了什么的话——我总觉得我周围的时间在刚才好像停止了几秒。
没错,时间停止了。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就在刚才一股极大的阻力迫使我动弹不得,像是整个世界都突然停滞了下来。
也许,准确的说,不是时间停滞,而是我所在的空间突然……消失?
我觉得这和船员尸体失踪的原因有关,不过我还是决定继续往回走。

[林殊繁忙]

好消息:聂锋船长醒了!他很虚弱,不过很有精神,我扶着他让他喝了水,吃了早餐——一盒全是淀粉的午餐肉。他很支持我去探索一下的决定,因为船员尸体突然失踪什么的,搞不好还真是外星人干的。
坏消息是,整个飞船现在能用的只有这个医疗舱了,防御炮塔、控制面板、警报系统等等全部失效了。
现在我正在听从船长的指示,收拾一些工具等会带上,以防一些乱七八糟的特殊情况。

【听你的声音,你的情绪似乎有点低落。】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听出来我的情绪很低落啦?
唉,没办法。
要是我躺在这个医疗舱里,换聂锋船长能在这星球上动来动去的话,说不定情况会好的多。而且要不是你,我昨天说不定根本活不下来。

【相信我,你做的很好。】
【我其实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有用,只是给你多提了一点建议,有的说不定还是错的。】
【我没有你那么乐观,如果换我处于这种境地我会疯掉的。你有这种心情非常正常,这样做已经非常棒了。】
【我只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才能够这么冷静。你知道的,无知者无畏。】
【回复我,林殊。】
【林殊!】

呼……抱歉,景琰。
别再叫我林殊了,我比你小两届,叫我小殊就行。林殊林殊叫的我害怕,尤其你刚才的语气好像我妈……
是我不好,我已经把状态调整过来了。该死的,我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分分钟的时间都很宝贵。
谢谢谢谢谢谢,景琰,谢谢你,我觉得要不是你我差点就被逼疯了。

【小殊。】
【放心吧,万事都有我在。】

评论(4)
热度(22)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