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何事毕

*一个机智的萧景琰,来自询太的智商逆梗
*你们猜猜标题什么意思


萧景琰从宫里回来,面对来靖王府做客的林殊和祁王,什么也不想说。
他看向跪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祁王兄,小殊,你们有情有义,可怎么就是没脑子!”
林殊听了这话不太服气,梗着脖子跟萧景琰犟:“景琰,我和祁王兄,怎么就没脑子了?”

是啊,从前那个灵毓钟秀的少年他成年以后怎么变得这么傻了呢?萧景琰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母亲静妃不动声色的提点之下顿悟:自己都这么聪明了,小殊作为自己的兄弟,也想自己这般聪明那就逆天了,所以他自然变成了两个人中负责来拖后腿的那一个。
那时顿悟了的萧景琰还太天真,顿悟之后立刻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林殊。林殊虽然人傻,但是耐不住武力值高,听明白他的意思立刻一拳头挥了过去。
两个人在沙地上打的难解难分,最后一路打到了屋里。至于后来他们干了什么,那就不可说了。

现在呢,好几年过去了,林殊的脑子没有丝毫长进。祁王兄也是,虽然聪明些却性格刚正耿直,贤明是贤明,但却越来越被父亲萧选所猜忌。
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祁王兄和还在梗着脖子的林殊,萧景琰叹了口气,轻飘飘的丢下了一个炸弹:
“父皇听闻你们要谋反,我刚才去宫里把问题解决了。”
祁王老神在在,丝毫看不出惊讶的样子,倒是林殊被这个消息弄懵了,反应过来之后,唰的站了起来拔出了腰上的佩剑。
“……舅舅他猜忌我们?”林殊气的嘴唇都有点哆嗦:“林家如此忠心耿耿,皇上他居然认为我林家要不顾多年情谊而策划谋反?”
萧景琰伸手泼了林殊一脸茶水,随后把茶杯重重的放在了几案上:“林殊,给我清醒一点行吗。”
“景琰!他是我舅舅,你叫我怎么相信!”林殊扒拉了两下头发上的茶叶,难以置信的叫了起来。
“可他也是皇上。”萧景琰目光悠悠,仿佛跨过了屋檐的悬垂的铃铛,跨过层层亭台楼阁,看到了那朱门紧闭的皇宫:“他想要先当舅舅先当父亲,可是这些的前提都是他是个皇上。为了稳稳的坐在这天下的至尊之位上,我想,他能干的出来。”
林殊听了这话顿时失去了力气,怔怔的看着萧景琰,手中长剑不自觉地滑落在地。

隔了没两天金陵就传开了林家少帅骑马时掉下来,意外身亡的消息。赤焰军主帅林燮中年丧子伤心过度,辞了官交了兵权在家一病不起。
实际上,出了这个主意但十分后悔,被寄住在靖王府的林殊烦到要死的萧景琰:呵呵。
虽然演了一场戏,而且萧景琰也在朝廷中沉寂了几个月,但私下里他还是常常进宫给梁帝进行洗脑工作。
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本来梁帝就只是在心里生了一点点“他们要造反”这样的苗头,这回萧景琰一给他洗脑,他顿时心觉愧疚无言,无以面对他家小七那双水灵清澈的鹿眼。
于是金银珠宝流水般的从宫中运到了靖王府,列战英看着成箱成箱的赏赐,从一开始的狂喜乱舞渐渐都麻木了。
半夜三更,萧景琰偷偷摸摸的到库房里翻翻捡捡,挑了个鸽子蛋大的珍珠,隔天就扔给了林殊。随后别别扭扭朝他说道:“这是你前几天无聊跟我说想要的东海珍珠,比鸽子蛋还要大上几分。”
林殊心想,要不是他眼力好看见萧景琰耳根那一抹粉红,听了这话必定是要揍他的。
他接过那颗珍珠,突然觉得,似乎这样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劳烦他的景琰得多动动嘴皮子了。
这么想着,林殊揽过了萧景琰的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何事毕?
琅琊榜。



梅长苏突然惊醒了,他撩起了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目血红一片。
远远望去,窗外是人间天堂,琅琊仙境。

评论(13)
热度(55)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