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苏靖】一只鬼(0-3)

*文风离家出走系列
*我不知道后续在哪里,望天
*突然想起来,我的厨师AU还没填平,还有人看吗

0>>>
我是一只鬼。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被查封的昔日林府中一株红梅树下徘徊。

1>>>
那还是我刚刚成为鬼的时候,一个穿着猎猎红衣的少年从已经结了蜘蛛网的墙边翻了过来,身上、脸上和衣服上蹭满了粉白的墙上堆积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的灰尘。
他生得很好看,有一双杏子似的鹿眼,当我听到声音懒懒的掀了眼皮望过去时,那双鹿眼清澈到让我心里发颤。那时他明明还是个少年,却是长身玉立、挺拔颀长,有了几分后来风姿卓绝的模样。
然而这样的他却望着这株唯一还存活于这世间的林府红梅,怔怔的站在原地,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他声音沙哑,用一种最为平静不过的语气放柔了声音说,小殊,我来看你了。
不是他来看这株梅树,而是他来看那个曾经惊才绝艳的林家少帅林殊。
明明他的语气已经平静到像是林殊还在,他不过是和他最好的朋友进行例常的问候,可我却真真切切的听到了他那平静的外表之下,灵魂近乎心死与绝望的悲鸣。
那种悲鸣,听起来,竟是比雪还要凉上三分。


2>>>
后来他抱着一壶酒跪在了梅树前,用蹭的脏兮兮的衣袖狠狠的抹了抹自己的眼眶。
一瞬间,那若无其事的脸庞上迸开了第一道裂痕。他的嘴唇止不住的颤抖,像是要开口唤一句什么,但大滴大滴的眼泪却是毫无征兆的从他通红的眼眶中落了下来,砸在了地面上。
泪水四溅,那般恍惚破碎,是一场镜花水月,也是荒诞怪异到不能同旁人所说的梦。
哭了约莫一刻钟的光景,他轻轻的阖上了双眼,睫间尚带着几分清晨薄雾般的泪。我心生不忍,从梅树上跳了下来,陪他一同跪在冰冷的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跪下去一瞬间,我竟也忍不住微微有些战栗。
冷,真冷。
从膝盖处蔓延开来的寒意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我当即转过头去看已经跪了许久的他,果然他已经被冻的面色通红,嘴唇乌青,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
我叹了一口气,又飘回了树上,将身体蜷在梅树粗壮的枝干后,在花隙叶间看到他把那壶酒洒在梅树前,然后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去。他一身红衣依旧猎猎,比枝头初绽的红梅看上去更艳。
而望着他远去模糊的身影,我心中居然像是放下了一块巨石一般,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我忘了前世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也许是我当鬼的时间太短。
我终究理解不了这种过于沉重的情感。
但,谁知他这一转身,便是十二年再没来看过这株梅树。


3>>>
再见他,是十二年后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
他披着黑云似的斗篷,修长白皙的手执着一柄伞,踏雪寻梅而来。
我倚在梅树边上看他风华绝代的模样,看他眼中流过犹疑与挣扎、痛苦及不忍,看他抿了抿薄唇,轻悄悄的开口说道:
小殊,我认识了一个人,好像你,却又不是你。
话到这里他戛然而止,紧闭了嘴,摆出一副不想多语的样子。我等他的下文等的心中焦灼忐忑,半晌才听到他的口中逸出一声重重的叹息,夹杂着含糊不清、一句又一句的,小殊。
他执伞的手青筋暴起,神情恍惚淡漠,眼神依旧干净,一如正纷纷扬扬飘落的雪。
小殊,小殊。
我眨了眨眼再度望向他,他的目光渺远,像是能望到他口中的小殊一般,柔柔软软的撒在了整株梅树上。
林殊。
原来,他这十二年一直心心念念着的那个人,叫做林殊。

评论(8)
热度(35)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