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而

多年之后我终于心死身碎。

【歌凯】天生爱演(R18)

*说是R18,其实你们可以理解为自行车
*文风离家出走
@恩桑 太太想看,在所不辞
*有一句话苏靖,所以顺手打了苏靖安利,望见谅




胡歌很爱演戏。
这一点,王凯知道的清清楚楚。毕竟都是演员,爱演戏这一点挺好的,还能省下不少麻烦,还能磨练自己的演技。
可是和胡歌在一起后,他要被胡歌爱演戏的特性折磨疯了。
那天下午,他和胡歌都没有通告,难得能待在一块儿共享一下下午静谧悠闲的时光。但是胡歌在看电视剧,在看那种非常脑残非常狗血非常玛丽苏的一部古装电视剧。
光是看看也就算了,可王凯在厨房的水槽里不紧不慢的洗着苹果的时候,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来自胡歌的怒吼:
“你怎么能背叛朕!”
刚刚洗好的苹果顺势从王凯的手中滑了出去,砸在地面上成了一坨稀巴烂。
身在厨房的王凯目瞪口呆地侧耳听着客厅里的动静,谁知道胡歌的脚步跟猫似的,静悄悄的,一点声响都没有,趁王凯正放下防备继续与手中的苹果奋战时,一把从他的背后抱了上来。
“爱妃真是好巧的手艺,居然还能为了朕下厨。以后莫要再干这些下人们干的事儿了,朕很心疼。”
王凯面无表情的低头看向了手中削的坑坑洼洼的苹果,再扭过头看了看胡歌正眨巴着的一双眼睛。
他嘴角僵硬尴尬的扯出一抹笑来,放下左手中的水果刀和右手中的苹果,转过身去用无比矫揉造作的语调说道:“皇上~讨厌啦~人家,人家只是好爱你的啦~”说着,王凯还装作俏皮的也同胡歌眨了一下眼,“轻轻”的锤了锤对方的胸口。
胡歌那是什么人啊?看了王凯夸张的表演他面不改色、意志坚定,毫不动摇。他直接把一米八二的汉子沿着剧情发展方向一把揽入怀中,埋在他的颈窝间,含含糊糊的说道:“朕就是喜欢你这幅小鸟依人的样子。”
烦透了的王凯懒得陪这位祖宗演下去,顿时放开了手脚,以一种关怀智障的儿童眼光看向了胡歌:“胡三岁你又犯什么毛病啊?好好的怎么还演起戏来了?”
“喜欢演戏,不行吗?”
王五岁看了半天梗着脖子跟他犟的胡三岁,终究是败下阵来。他认命一样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抚上对方的后脑轻轻揉了揉。
“行。你想演什么,我都陪你演。”
胡歌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王凯瞥了一眼胡歌周围洋溢着的粉红色小花心中有点忐忑。


这天,王凯正在家补着觉,胡歌恰好被广告商放了鸽子,于是就匆匆的赶了过来敲响了他家的门。
一见到衣衫凌乱的王凯,胡歌瞬间将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女人,你在冷宫里居然还能过得也这么悠闲?”
王凯刚刚睡醒,有点迷茫:“啥?”
“你成功的引起了朕的注意,朕要好好的疼爱你!”胡歌这么说着,顺手带上了身后的门,在王凯露出来的脖颈上不轻不重的啃了一口。
这下子王凯彻底醒了。他把手里抱着的抱枕劈头盖脸的朝胡歌糊了上去:“呔!何方妖孽!居然敢上皇上的身!”
胡歌抵抗不住王凯的泰山压顶,突发奇想,压低了声音来了一句:
“景琰,是我。”
全力压在胡歌身上的王凯一下子怔住了,他慢慢的站直了身子,不自觉的有点眼眶发红:
“先生竟还知道要回来?”
“哎呦,”胡歌吓了一跳,受不了王凯这双带着朦胧雾气的双眼,“不演了不演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个什么劲儿啊。”
王凯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想起来胡歌进门时干过的事儿,扳过胡歌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这一口是替萧景琰咬的。”
“……滚吧滚吧,分明是你自己想咬我了。”胡歌心知不小心碰了这人的逆鳞,也只好妥协下来。
被咬过的地方略微带着些刺痛,还稍有些发痒。胡歌看着王凯沾染着潮气的柔软的发,心里像是被猫尾轻轻扫过一般酥麻一片。他毫不犹豫的把人反压在墙上吻了上去。
甜,可甜了。
胡歌曾千百遍描摹过王凯的样子,此时此刻脑海中浮现的也是他那薄唇。都说薄唇的人天性凉薄,可他家凯凯偏偏有情有义。
嗯,有脑子。
被压在墙上吻的王凯有点喘不过来气,睁开眼去看胡歌,却发现他心不在焉,不知道想着什么,于是气急败坏的拧了一下对方的腰:“想什么呢?不想亲我就滚一边去!大白天的……”
话还没说完,便全融化在了唇舌交缠的春光里。


肉走这里


两个人折腾了一个下午,彻底收拾完的时候已然暮色苍茫。
胡歌搂着王凯,盯着他说:“今天,你是谁?”
王凯懒懒的从一旁的零食了衔了一块梅子干,半晌才低声的笑了一下,道:“天生爱演。”
所答非所问。


评论(41)
热度(213)
©肆而 | Powered by LOFTER